我想和自己谈谈

  最近博客上连续都是所谓的技术文章,这样不好。原因有以下几点。
  一是因为容易被人误会我是一个纯技术爱好者,这个还不是事实。事实是这是我目前谋生的手段,既然看过了,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就把它们记下来,另外也好让需要这些东西的同学少些阅读长篇文字的痛苦;我也很羡慕那些真正的技术爱好者,因为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兴趣在某一方面推动人类历史发展的车轮,使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和有趣,如果有一天真能升华成这样的人,我也很荣幸。二是避免让有的同学拿“你才是做技术的,你全家都是做技术的”之类的语句来攻击我,起因是我俩曾在五道口地铁处看到过一个地摊,地摊摊主神似犀利哥,而摊上摆满了技术书籍,诸如《21天精通asp.net》,《php,java入门宝典》之类,5块一本,不还价。其实这都是玩笑话,是咱自己技不如人,但人家西班牙国家队成员还是很光荣的。三是主要原因,因为这些文章有内容,但没思想。思想无所谓好坏,只要是自己的就好,在生活中失去了自己的思想,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虽然我的肉身早已和大家一起进入了2011,但总觉得自己的2010还没有结束。结束的标志不是跨年倒数,也不是一篇年终总结,而是要把自己的思绪理一理,塞进时间的罐头中,然后盖好盖子,轻轻埋在心里。不论是这个动作的过程还是结果,对自己都有帮助。这就开始,结束我的2010。
  今年(应该是去年)最大的变化,就是开始工作了。结束自己长达十几年的学生生涯,突然过上了一种新的生活,肯定很不适应。和某些过程一样,在生理上和心理上都会产生阵痛。身体上的不适应表现在以前在学校想睡几点就睡几点,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想跟谁表白就跟谁表白,想吃什么就能吃到什么,而现在那些都变成了无比美好的回忆;六七月份同学们qq空间里那么多篇的感慨证明了我们思想上的不适应,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这篇也算,只是反应有点迟钝。就和我们小时候总希望变成大人一样,上学的时候总想着工作,可回过头来发现失去的东西才是最美好的。好在现在大家都已经适应了新的生活,也希望所有亲爱的同学们,不管是高中的还是大学的,和我一样,觉得虽然现在工作比原来在宿舍睡觉辛苦,但总体来说,感觉也还不错。很高兴告别那些所谓的科研项目,迎来现在平凡而有意义的工作,很高兴告别所谓的教授专家,迎来许多活泼可爱的同事们;离开空间狭小,硬件条件落后,软件环境也不优秀的地方很高兴,但离开母校,结束学生生涯,离开同学们还是伤感;离开一个生活了许多年的地方,新鲜和兴奋,但远离自己的亲人和家乡,还是伤感……
  前一阵看到一个词叫gap year,是指用一段较长的时间(通常是一年)去旅行或是从事一些非政府组织的志愿者工作。最常见的gap year包括高中毕业与升大学之间,大学毕业与工作之间,或者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想到别人的gap year,大家应该都充满了各种羡慕嫉妒恨,这点不难解释,就和所有人都喜欢下雪,所有人都喜欢旅游一样,the core of man’s spirit comes from new experiences。按照上面的说法,我似乎刚刚错过了一个gap year的机会,但也还不错,夏天的时候我有一个gap half month可以回忆。比起三年前一个人从西安到成都,这次和涛哥从西安骑车去北京的目的要简单和纯粹的多,不是驴友,不是户外,只是简单的自我锻炼和长长见识。能在这样一个低温少雨的冬季城市里,回想起当时汗流浃背,一天10瓶水的日子,夏天金灿灿的茫茫麦田和树荫下潺潺的清凉流水,疾驰时耳边的风声和困倦时田地里抱膝而憩,就像看着从桶里慢慢倒出酸奶一样,是一种享受。如果还有机会,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再来一次。有人说这是一种疯狂,其实我觉得这还差得远。我更羡慕和向往在第10天遇到的三个学生,花了2个月时间从北京骑到了能目及珠峰的地方,南京的小胡花了十多天搭免费车25次回乌鲁木齐,Man vs Wild里Bear Grylls穿峡谷过沙漠的经历。不敢保证gap year一定不能实现,但心向往之,至少可以从gap day过起。
  关于济南。以前去过2次济南,每次停留的时间都很短,所看到的都是不起眼甚至在大城市人眼里看来有些落魄的外表,所想到的又是它省会的地位,自然和大多数外地人一样,认为这是一个没有吸引力的城市。但十月份的出差改变了我的看法,如果现在让我说,我挺喜欢她。和大部分陌生的山东人接触,让你不自觉的感受到他们的实在和直爽,不管是作为间接甲方的开发商还是早上卖早点的大娘。有一次吃饺子,饭馆人太多,只好和别人拼桌坐着等,服务员拿来茶水,放在了桌子上远离我的那一边,那个陌生人给自己倒完水后竟然主动给我倒水,这样友好的举动出乎意料,当然后来我也主动给他递过调料盘。虽然饺子味道一般,但是吃饭的过程很愉快。如果把济南比作一个姑娘,那么单从外表上来说,北京要比她性感和丰满得多,但我现在还并没有找到真正喜欢北京的理由。就拿倒水这件事来说,都说小概率事件在一次试验中不可能发生,但它发生了,所以就不是小概率事件;而在北京吃饭这么多次,也没碰到过一回,如果我在饭馆主动给同桌的陌生人倒水,碰到和我一样的人知道是友好,没准碰到其他少数人还可能认为我是主动犯贱。北京吸引人的地方主要有两点,除了繁华的外表,就是它悠久的历史文化。历史文化相比我的家乡来说,既不那么悠长又不那么正统,所以这点不吸引我;外表这个东西我认为只是浮云,因为随着时间的变化(这点我们无法阻止),每个人的外表都是会变的,不发达的城市有可能变得发达起来,好看的人也会变得不好看。而北京的繁华,究其原因,好比通过非常手段暴富起来的人一样,容易遭到人的反感和厌恶,而不是羡慕。当然谁都不愿意生活在一个自己没有一点感情投入的地方,也许是我来的时间太短,以后还有许多机会让我去发现这里美好的一面,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比如冷得纯粹的冬天,时常的蓝天白云阳光,这些都比西安要好。《艾玲》里唱过,“迷恋一个人的身体远比爱他的灵魂更加容易”,现在在我看来,有可能恰恰相反。
  既然已经开始工作,自然要考虑一些现实的问题。比较初级的是,先让自己独立起来。独立应该分几个阶段。最早达到的应该是生活上的独立,这个容易理解,其他条件都具备的情况下,自己一个人生活,不至于活着活着就被饿死或者被自己成堆的臭袜子熏死;然后是经济上的独立,经济上独立了,上面所说的“其他条件都具备”才可能实现;然后我觉得是思想上的独立,思想独立了,对于所有的事情你才有自己的思考,真正的看法,折射出来你自己的所有行为,这样别人记住/喜欢/讨厌你的时候可能更多的是因为你的性格而不是你的长相;下来是人格上的独立,思想上独立一段时间后,自然就形成了独立的人格;最后,从理论上,是心的独立。如果把你流放到一个荒岛上,除了生活,你不会因为想念任何人而变得伤感和难过,那么恭喜,你完全没有情感依赖症,应该是达到独立的最高境界了。就我现在的认识,最理想的状态是,人格独立并且能够心灵独立但不做到心的独立。
  还有一个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如果我离开了现在的单位,究竟还可以做什么样的事情?这不是说我现在或者将来就不想继续做我现在做的事情或者离开我现在在的单位,只是我觉得如果找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才能够更清楚的认识自己。其实应该是认识到自己的潜力。和小高聊天时候让我又一次想到了这个问题,不过思来想去,对于我这样从来没有远大抱负的人来说,不把自己逼到那一步似乎是找不到答案的。希望能早点改变我现在的认识。
  现在我感觉到自己的2010才真正的结束了。
  有趣的是,我们在公元20到21世纪的地球上一起生存。祝大家新年快乐~

12 thoughts on “我想和自己谈谈”

  1. 兲宇

    其实做技术没什么不好,咱们总是再以“你才是做技术的,你全家都是做技术”这些话开别人玩笑,开自己玩笑,但是就像文中所提到的,重要的是思想,无论什么语言都是“术”,只有掌握其中的思想,并且产生自己的思想方可为“道”,其实每个人生活中工作中都必须去想,我这么做为了什么,如果只是物质而物质,那这个人是可悲的。大家希望能够获得内心的充实,内心的满足感!改天我写篇文章议论下内心的满足感!哈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